美国侯任总统川普再过几天就要上任,他以大改革「使美国再度伟大」为标榜,这到底是祸还是福,最近已成了全球焦点。最近的「经济学人」就以「总统主席」为题,简单的回顾了当总统以政治力介入经济事务的经验与教训。

美国殷鉴 改革之难甚于革命

 在那个专栏里指出,当年詹森总统为了保护汽车业,限制外国货运车进口,结果造成了美国大货车的丧失竞争力;胡佛总统为了保障工资和就业,发动「道德喊话」(Jawboning),并推动进口加税法案,结果是造成萧条;尼克森推动工资及物价管制,最初人民叫好,但后来却造成生产的减缓和商店货架的无货销售。「经济学人」因而指出,当总统以改革为名介入经济和民生,必须格外慎重,否则最后就是人民受害,成为输家。

 近代政治学家早已指出,政治和经济的改革虽然经常都是政治领导人及人民之所欲,但改革却是极难预测的工程。法国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就说过:「一个政府最危险的时候,就是在改革之时。」美国以前的总统威尔逊,他也是政治学者,他就说过,「当人民贫穷难过时就培养不出好的改革,只会培养出狂乱及各种激情所造成的政治瘟疫。」改革需要太多智慧、情操与能力,改革之难甚于革命。

拒察纳雅言 王安石变法失败

 除了西方学者思想家谈过改革之难,中国明代大学问家王夫之也针对北宋王安石改革变法失败的教训,对改革之难做过深入的探讨。他在所着的《宋论》第六卷里,对王安石变法失败做了相当哲学式的分析,他说王安石是「智小而图大,志陋而欲饰其短者乐引取之,以箝天下之口而遂其非」,意思就是说,当一个人自以为是改革者,就会形成一种独特的人格特质,他自然而然的喜欢听吹牛拍马的话,如果有人说了不中听的话,他就认为那是反改革者,是敌人而非朋友,于是「改革—反改革」的对立遂告形成,改革者就会愈来愈孤芳自赏,再也不肯察纳雅言。后代的人承认王安石在人品学问上都无懈可击,但他却自然而然的掉进了那个改革者的人格陷阱,除了支持变法的拍马话语之外,再也听不进其他的话。原本可以成为盟友的全都被驱逐,他的身边则是吹牛拍马的小人愈聚愈多。当王安石的改革发展至此,就已注定失败,并且发展为害处更大的党争。王安石的变法改革加速了北宋的沦亡。由王夫之对王安石变法失败所做的哲学式研究,更印证了改革之难。

 台湾自从地方大选及中央大选大变天后,即进入了所谓的「改革年代」,但台湾的改革效果如何,却人人有目共睹。简直可以说是「愈改愈大洞,改了这头就落了那头」,台湾随着改革,改革的併发症已现。

改革者的傲慢 柯文哲致命伤

 就以台北市长柯文哲为例,他当时气势如虹,被海内外媒体认为是将来总统的预备人选。他一上任后,台北市政的改革也以打弊案为主,而且颇孚众望,但到了今天,柯市长的黄金期早过,他已成了六都之末。最近他在「新新闻」的访问中即自承失败。他宣称大巨蛋是他的致命伤。如果他当时装得笨笨的,就不会掉进这个陷阱里。这是他的事后诸葛态度。他最初打大巨蛋时,盛气凌人,大巨蛋如果是个陷阱,也是他自挖的。由柯文哲的处境,显示出他做为改革者,那种改革者自然而然形成的自大傲慢,乃是他真正的致命伤!愈是改革,愈要谦虚,谦虚才能改革!

 最近一例一休所惹起的后续风波犹在延烧中。没有人怀疑政府修法的非恶意,但任何重大的修法改革,必然动一点就会全部动,动了上游,中游和下游就会连动。一例一休刚刚通过,劳工尚未得到任何利益之前,交通运输业的车票和班次、餐饮业、医院、邮局甚至垃圾车以及学生的营养午餐、电影业,全都动了起来,现在全世界的大型黑天鹅到处乱飞逐利,油价及原物料逐渐上涨,台湾各行各业那些小鸡小鸭,自然要有所回应,因此「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」乃是民间业者自然的反应,不能一棍子打死。由一例一休所造成的乱象,提醒了政府,当推动改革,既要顾上,也要顾中顾下,始能对改革的节奏充分掌握,尤其是在这个人民生活困苦、对涨价缺乏忍受力的现在,一例一休的冲击,更是混乱无比,它的后遗症必将延续。

 另外两个改革,其后果更是难料。一个是年金改革,另一个则是转型正义,追究不当党产的改革。年金改革和追查不当党产,都是历史的共业。年金改革涉及老人,又涉及将来的军公教甚至工人,由于问题複杂艰鉅,所以到了现在,每次召开公听会都闹成剑拔弩张的準暴力场面,最近事态更加严峻,可能有十万名教师也将上街。至于不当党产问题,台湾处理这种转型正义问题,只是基于我对你错的二分法究责到底,却少了转型问题可能更重要的历史价值判断及宽恕,南非的转型正义由于是屠图大主教担纲,所以才导入了神学的救赎价值,问题始能和解,而台湾的转型正义只有我对你错的律师斗争价值,所以只会斗争到底,和解无望。这个问题必将愈斗愈难看,将来可能成为蔡政府的大巨蛋。

 由台湾最近的经验,已可印证了改革之难。十九世纪英国政治经济思想家弥尔曾经说过,一个社会最重要的并不是热情,而是面对问题时的健康稳定心态。台湾的改革一路走来,混乱日增,愈改洞愈大,显示出我们对改革已需要慎重思考了!(作者为文化评论者)

上一篇: 下一篇: